豬心

上bio課,上一次的dissect雞翼固然好玩,
但怎樣都不及豬心好玩!

因為同桌的瑞和j同學過於討厭豬心的血,
因此整個切開的過程,都是我包辦的。
而我因為刀功不好(所以大家看我弄的道具都是xxx的)
所以基本上cut的時候需要j同學的幫助

終於切到下去那四個chamber了,
我第一個感覺是:我想看到的淤血竟然沒有!!
等我想玩下塊瘀血我好傷心(W)
想一下,豬瘀血=豬紅,因此口水開始不斷分泌了
而且滿手是血的感覺很好(變態)

對於玩豬心,我是超級開心的切
切完出一塊肉下來後,我問了一句:「我可不可以把它碎屍萬段的?」
所以本來不太想碰那豬心的瑞開始拿起剪刀狂插那塊肉......
而我繼續剪下剩餘的部分後...
我:「嗯這樣可以等MS AU來了。(看著半個豬心)」
眾:「嗯嗯。」
我:「那我可以把這些切碎的嗎?(看著切下來不再需要用的半個豬心)」
瑞:「我想可以吧?」
因此我就好高興的跟好高興的瑞,把這些不需要的半個豬心,
以手術刀為菜刀用途而把那半個豬心剁成豬心碎。

而老師走到過來的時候:「你地做咩離啊?」
問完了要問的問題後,
我:「MS.AU,這些是不是不要的了?」
MS:「對啊,可以丟的了。」
我:「那我可以替它碎屍萬段嗎?」
MS:「不要那麼衰,對個豬心要有點尊敬~」
可是基於我過分興奮,我無視她說的話而繼續跟瑞切豬心。
而其他桌子的同學看到我們在做的事情,完全的感到驚訝。

最後則出現這樣的情況:
MS:「還是收曬你地D手術刀和剪刀,廢是你地將佢碎屍萬段。」
因為這個理由,她就把我的手術刀和剪刀收起了!
但是我想她應該沒想到,沒有手術刀和剪刀,
我開始手撕豬心。
沒錯,是手撕。

過程就好像吃麵包把它撕開一樣。
我把剩餘的豬心拿在手中,又搣又扭又撕又批總之可以把它碎開的方法都用過
而隔壁同學們也開始看著我怎樣把剩餘的豬心分開。
某程度上我覺得真的好好玩的,是好玩到夠鐘下課了我都不知道!
我第一次上BIO課沒留意鐘聲的!

至從一次的DISSECT豬心,加深了我對豬心的愛
老師甚至提議我買幾個豬心回家慢慢撕
也許下次切牛眼的時候,我會有把它搾爛到JELLY狀的可能性。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只對管理員顯示